四優勢一劣勢!深析費沃斯攻防兩端影響力,為何他是鵜鶘最重要球員?

在2019-20賽季常規賽因為疫情暫停之前,新奧爾良鵜鶘可以說是聯盟中狀態最火爆的球隊,隊中球員包括布蘭登-英格拉姆、朱-霍樂迪、Zion-威廉森和隆佐-鮑爾都打出了上佳表現,球隊也連戰連勝,不過要說球隊中最重要的球員,也許並非是上面提到的這四名球員,應該是老將德里克-費沃斯。

費沃斯的重要性從鵜鶘開局階段的表現中得到了證明,鵜鶘僅僅取得了6勝22負的開局,那個時候球隊面對的很多問題找不到答案,而在費沃斯復出之後,球隊立即就取得了22勝14負,在常規賽還剩下18場比賽的情況下,鵜鶘將會擁有聯盟最輕鬆的賽程,如果不是因為停擺,鵜鶘將極有希望重返季後賽。費沃斯復出之後,對鵜鶘攻防兩端的提升幫助非常明顯,當他在場時,鵜鶘的凈評級高達+9.9,在NBA中排名第9,而費沃斯本人的凈評級同樣也高達+9.2,超過了聯盟中92%的球員,這樣的表現對於僅僅付出兩個次輪末段選秀權就從爵士交易得到他的鵜鶘而言無疑是喜出望外。

費沃斯不僅在攻防兩端產生了直接的作用,同樣也是對Zion、英格拉姆和鮑爾組成的年輕核心陣容的完美補充,在他的加持之下,鵜鶘首發陣容的凈評級高達+26.3,可以說是聯盟最強首發陣容,接下來就讓我們來分析一下費沃斯是如何影響攻防兩端的。

防守支柱,籃板作用尤其明顯,奧卡福海耶斯無法替代

用鵜鶘主教練阿爾文-金特里的一句話來評價費沃斯在防守端的表現最為恰當不過:“得到德里克的支持是一個真正的關鍵,他鞏固了我們的防守。”

相比於奧卡福和海耶斯來說,費沃斯的防守就強出太多了,雖然這兩人在進攻端都擁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但防守端的他們卻經常會犯下一些低級錯誤,還往往會失位,尤其是被鵜鶘寄予厚望的19年8號秀傑克森-海耶斯,他的犯規問題非常致命,經常因為犯規過多而枯坐板凳席。

而費沃斯則不然,他是鵜鶘的防守支柱,承擔了球隊主要的防守任務,但他的場均犯規也只有2.2次。而費沃斯的籃板作用更為關鍵,這更是鵜鶘其他球員無可替代的,當他在場時,鵜鶘隊的進攻籃板率和防守籃板率都高居聯盟第3,而在費沃斯去年12月18日復出之前,鵜鶘的籃板率只能排在聯盟第21

防守端的提升徹底扭轉了鵜鶘的命運,他們此後打出了聯盟精英級別的防守,同時由於保證了防守籃板球,大大減少了對手二次進攻的機會,進攻籃板出色,也極大減少了對手發起快攻的幾率。

球風無私,使用率創生涯新低

進攻端的費沃斯則不是那麼亮眼,他從來沒有打出過非常出色的進攻表現,但是這與他的球風不無關係,他打球過於無私和團隊化,本賽季的他又再次刷新了職業生涯最低的使用率的紀錄(只有14.4%),這甚至比他新秀賽季的17.1%還要低。與此同時Zion、英格拉姆、霍樂迪和鮑爾的平均使用率則超過了21%,其中Zion和英格拉姆的使用率更是分別達到了29.6%和28.2%,但是費沃斯從來沒有抱怨過,畢竟他的天賦並不差,否則怎麼可能會在2010年選秀大會上力壓考辛斯、保羅-喬治、戈登-海沃德等大咖成為探花秀?

出手近8年最低,效率卻生涯新高

不過當費沃斯面對機會的時候,他從來都不會手軟,雖然他場均出手次數只有6.8次,為近8年最低,但是他卻投出了生涯最高的投籃命中率(62%)和有效命中率(62.1%)。也許這樣的數據直接看起來並沒有多大的感覺,我們不妨拿大家最為熟悉的籃下巨獸沙奎爾-奧尼爾來對比下,就知道費沃斯的效率有多高了,作為NBA歷史上籃下最具殺傷的球員,奧尼爾也是直到自己生涯的第19個賽季,當場均出手只有5次多一點的時候,投籃命中率才達到這個數字

費沃斯的效率之高,顯然也讓隊友的傳球有了目標,今年1月17日鵜鶘大勝猶他爵士的比賽最具有代表性,那一場比賽英格拉姆獨得49分、8個籃板和6次助攻,成為球隊取勝的第一功臣,而他的這6次助攻全部都給了費沃斯。

傳球長期被低估,天生閱讀比賽能力出眾

費沃斯的傳球能力也是長期以來被人低估,本賽季更是更進一步雖然他和霍樂迪的擋拆配合越來越犀利,但他並不像一般的擋拆人那樣悶頭順下衝擊籃框,而是他會利用擺在他面前的證據,而是會觀察對手的防守站位,適時找到處在底角的隊友。費沃斯有一種天生閱讀比賽的能力,這讓他總是會選擇一種最有利於進攻的方式,打出生涯最高的1.7次助攻就是最好的證明

傷病隱患,打法過時,費沃斯在自由球員市場前景並不樂觀

費沃斯即將在本賽季結束之後成為自由球員,而所有的數據都表明了費沃斯的重要性,不過他的健康狀況卻非常令人擔憂,雖然在過去的兩個賽季中,費沃斯的平均出勤率超過了76.5場比賽,不過在本賽季、2015-16賽季和2016-17賽季,他都錯過了20場以上的比賽,這些都在鵜鶘給他提供新合同的時候投鼠忌器。

更要命的是,鵜鶘未來的薪金空間非常吃緊,英格拉姆肯定會在賽季開始之前拿到頂薪,加上今年夏天霍樂迪和鮑爾都將面臨提前續約的問題,鵜鶘的明年的薪金空間實際上已經接近奢侈稅觸發線。

同時費沃斯的打法也過於傳統,這在當今聯盟被普遍認為是過時的打法,他缺少三分能力,這也是為什麼效力爵士時期的費沃斯始終無法在輪換中獲得一個重要的位置,只能充當魯迪-戈貝爾的替補。

結論

不管實際情況如何,鵜鶘最好都簽回費沃斯,因為預計他們不會有任何可用的薪金空間,因此簽回那些陣容中已有的球員可能至關重要。更為重要的是,如果鵜鶘放走了費沃斯,他們可能會發現自己無法在自由球員市場中找到費沃斯的替代者,除了前面提到的那些優異表現之外,費沃斯本賽季的真實球場正負值排名中鋒第7,排在他前面的正是2018-19賽季最佳防守球員德拉蒙德-格林

此外對於年輕的鵜鶘而言,費沃斯的老將領導力也非常重要,他能夠很好地帶隊年輕隊友的發揮,當Zion和費沃斯同時在場時,鵜鶘每100回合要凈勝對手17.7分,遠勝於Zion和其他人的組合。

雖然未來薪金空間有限,但是鵜鶘也並非沒有留下費沃斯的可能。除了之前提到的球員之外,鮑爾和約什-哈特都極有可能會和鵜鶘簽下新合同,這就表示鵜鶘想要在2020-21賽季之後還擁有費沃斯的想法非常難實現。因此鵜鶘應該抓住眼前的機會,提供一份合同金額更大,同時年限更短的合同,比如一份年薪介於1500萬至2000萬美元之間的一年期合同,這樣的價格想必能夠打動費沃斯,這樣一來也不妨礙他在明年夏天大多數球隊薪金空間充足的情況下(受疫情影響,今年各隊的薪金空間都將大幅縮水)再次試水自由球員市場,同時也能緩解鵜鶘未來的薪金壓力,可以說是雙贏,也能讓鵜鶘留住自己的核心陣容,下個賽季將不會有任何球隊可以小覷他們。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