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對於如今勇士隊的眾將來說,本賽季發生的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本來,他們是一支過去5年都以冠軍為目標的球隊,但本賽季的人員變動和眾多傷病,讓他們一下子跌落到西部墊底的位置上。結果,就在他們還試圖做點什麼的時候,新冠病毒讓他們和世界體育圈裡其他的所有人一樣,只能把手裡的一切都暫時放下。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2003年,勇士如今的主教練科爾結束了自己的NBA球員生涯,隨後他做過電視解說員、太陽隊的總經理,然後就是如今成為勇士隊的主帥。退役之後,他經常會懷念起一些球員時代的細節——與隊友們一起坐著大巴到處比賽,還有就是更衣室裡的歡聲笑語和各種玩笑話。而現在,所有NBA的球員都能體會到科爾的這種“懷念”了。

“我們所有人都進入到了一種被擱置的狀態中,在這種情況下,你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科爾說,“特別是對我們球隊來說,我們處在的情況是,就算重新回到賽場,我們其實也不能改變什麼。我們已經失去了打季后賽的資格,所以就算你想繼續讓手下的球員們保持打比賽的動力,可能他們的目標是什麼呢?”

賽季進行中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如今賽季暫停的情況。“當我都在居家隔離的時候,我們還能拿出什麼來激勵他們呢?”科爾說,“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們球隊安排了一些虛擬的訓練,也會做一些戰術推演,但這些都是XX,都是虛假的努力。整個世界都已經停止運轉了,NBA也停下了。如果你們沒辦法真正地見面,其實你能做的事情也不多了。”

而這,就是絕大多數NBA人士正在經歷的生活。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里克·維爾茨是勇士如今的首席運營官,去年秋天,當他跟勇士一起搬進大通中心這個“新家”的時候,他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在我們開始新賽季的時候,絕對是高峰中的高峰,”維爾茨說,“但隨後,大衛·斯特恩離世,他是我的導師,還有科比也走了,我們也跌落到低谷中的低谷。也是從那之後,整個世界都好像被顛倒了過來。”

當地時間3月10日,勇士在主場迎來了與快船的比賽。當時,NBA已經開始採取了一些措施,來讓人們保持彼此之間的“社交距離”。比如更衣室除了相關的工作人員不許外人出入,球員們和教練們在接受采訪時,要與媒體保持距離。在勇士和快船比賽開始前,科爾就已經註意到大通中心的新聞發布廳相比過去,要顯得更為空曠。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那是第一個你感覺到有什麼事正在發生的晚上,”科爾說,“我們大家都很快速地去了解了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那也是我們第一次真正地了解瞭如何保持社交距離,以及如何應對這次的傳染病。”

一天之後,維爾茨被叫到了舊金山市長的辦公室裡,與市長和其他政府官員一起,商討如何應對疫情。走出會議室後,維爾茨第一時間就撥通了NBA總裁亞當·蕭華的電話。“託你的福,我們明天晚上要在舊金山打一場沒有球迷觀戰的比賽了,”維爾茨說。

跟球隊匯合之後,維爾茨和球隊總經理鮑勃·邁爾斯一起,召集全隊開了一個會,並且告知了所有人他們計劃在當地時間3月12日,也就是主場與籃網一戰,打一場“關門比賽”,不對球迷開放。“我當時看到了球員們臉上疑惑的表情,大家似乎都很迷惑,”維爾茨回憶說。

“我當時開玩笑,說這就好像一場大學訓練賽,”勇士球員帕斯卡爾回憶說,“就好像在大學時代,經常會有這種秘密的訓練賽。整個球館裡都沒有人,我覺得大家都經歷過。了解到這一情況之後,我覺得這也沒什麼。情況當然會很詭異,因為有誰在沒有球迷的情況下打過正式比賽嗎?”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但就在勇士的計劃尚未變成現實之前,戈貝爾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的消息已經傳來。NBA當機立斷,給賽季按下了暫停鍵。隨後,美國乃至世界各地的體育聯盟,都紛紛做出了暫停比賽的決定。

“我覺得直到那一刻,我們這個國家的所有人,才真正地意識到問題,”維爾茨說,“大家明白了這個問題有多麼嚴重,也知道了它會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直到現在我還覺得,在NBA做決定之前,別的體育聯盟也都在盯著NBA,他們想看看NBA如何行動。”

“當NBA停下腳步的時候,我感覺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都明白了問題有多嚴重,”帕斯卡爾說,“所有的體育賽事都暫停了。而在很多人的生活裡,體育是可以讓他們暫時擺脫煩惱的地方。所以在我看來,當體育比賽都暫停的時候,大家才明白,問題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嚴重了。”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緊隨戈貝爾被確診的球員,還有爵士的米切爾,而他跟帕斯卡爾私交不錯,這也讓勇士小將切身體會到了新冠病毒的厲害之處。“得知他也感染了,對很多人來說是更大的觸動,”帕斯卡爾說,“我倆是那種每天都會聊天的關係,而在那之後,我們也會時刻告知對方自己的情況。我們那時候也都沒有聊過新冠病毒,還是聊些生活中的瑣碎。我剛剛得知消息的時候很震驚,而他就說:’我感覺很好,身體沒問題。’不過,他可是我的好朋友,我們那段時間還是保持著密切的聯繫。”

除了球員,球館的工作人員也受到了停賽的影響。據勇士隊統計,每一個主場比賽,都有超過1000名非全職員工在大通中心內工作。目前沒有NBA比賽,他們中絕大多數人也失去了生活來源。所以勇士隊拿出了100萬美元的專項資金,用來幫助這些員工。

而對於維爾茨這樣的球隊管理層,他們如今也不能閒下來。最近一段時間,他們每天都會進行一系列的視頻連線和會議。很多會議是在比賽暫停前就已經安排下來的,但還有很多會議是針對新出現的局面而專門召開的。在這樣的新環境中,每個人都需要重新適應工作節奏。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對我們來說,這反而是一個新的機會,讓我們可以重新思考和回顧一下在商業上所做出的行動,”維爾茨說,“而且我們也有機會提前去設想一下,等到我們回去了之後要怎麼辦。如果我現在是一個25歲的勇士隊工作人員,我可能不會覺得這是一個什麼機會。但我現在覺得,我們可以通過這次更好地展現我們的創造力,也許會給我們的未來鋪好路。我真的相信這一點,我覺得在這樣一團亂麻的時候,對於那些想要做出些什麼的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正是基於此,維爾茨給自己增加了一個新的“日常工作”,那就是給球隊接近500名正式員工,每人每天發一封郵件,介紹疫情和球隊相關的工作與進展。比如在最近的一次郵件中,他就提到了FBI(美國聯邦調查局)擔心各公司在進行網絡會議的時候,可能出現的洩密情況。而在郵件的結尾,他又提及了一位名叫比爾·韋瑟斯的音樂家和詞作家。韋瑟斯與維爾茨幾年前相識於波士頓,兩人成了好友,但如今卻天各一方。就在他得到韋瑟斯的死訊前,他還曾想過要發個短信問候一下老友。

“我一直沒抽出時間來做這件事,”維爾茨說,“所以我現在只能說:’嘿,趕緊做你想做的事情,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沒機會再做了。’ ”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差不多在2年之前,勇士隊本賽季選中的新秀喬丹·普爾,投進了最近幾年NCAA淘汰賽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個絕殺球。他的三分命中,幫助自己的學校密歇根大學,在第二輪擊敗了休斯頓大學。隨後,密歇根連贏3場,直到輸給了維拉諾瓦大學。

“孩子們從小到大都夢想著這一刻,”普爾說,“在我大一那年,我們就有機會去爭奪全國冠軍。而我投進的那個球,讓我登上了籃球世界中的一個大舞台。這真的與眾不同,我覺得我能夠用來描述那個場面最好的詞彙,就是與眾不同。”

而如今,作為勇士選中的首輪新秀,普爾在NBA學到了更多。畢竟在這個賽季中,他效力的勇士隊經歷了太多——在自由球員市場上失去了杜蘭特,湯普森和庫裡兩大主力因傷缺陣。然後,就是因為疫情而造成的籃球與世界的暫停。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對很多人來說,一起都發生得太快,以至於如此不真實,”普爾說,“這並不是一件你可以很快就能準確理解的事情,於是我們很多人就陷入到迷霧當中。我們起初也不知道什麼預防方式有效,也不清楚它有多麼危險,會影響到多少人。所以我們也是通過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以及一個又一個的片段,拼湊出了整體的感覺。”

對於普爾這樣一位初入NBA的毛頭小子來說,本來對NBA就沒有一個整體和明確的意識。加上突然又遭遇了這次意外,他更加顯得有些無所適從。於是每天跟隊友和教練進行視頻聊天,就成為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在隔離期間用視頻聊天的次數,可能比以前所有時間加起來都多,”普爾說。

相比普爾,進入聯盟時間更長的庫裡,就非常會安排自己在比賽暫停期間的生活。而且除了訓練,他也承擔起更多社會責任。比如他在社交媒體上進行直播,連線美國的傳染病和衛生防疫專家安東尼·弗契,給觀看他直播的人普及關於新冠病毒的知識。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斯蒂芬(庫裡)非常了解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力量和影響力,不僅僅是在籃球場上,或者在賺錢上,”科爾如此評價自己的弟子說,“我對他的這一舉動感到非常非常驕傲,我覺得這很了不起。”

另外,庫裡還曾跟戰斗在灣區防疫一線的醫護人員們進行過視頻連線。“非常感謝你們,”庫裡在連線中說,“我知道你們大家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在你們背後,我們很多人都在為你們祈禱,支持你們。希望在之後,我們每個人都能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儘早地讓這件事情終結,而且越早越好。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們所作出的一切。”

絕大多數人沒有庫裡這樣的影響力,他們在防疫中可以做的就是好好地進行自我隔離,不給他人添麻煩。比如帕斯卡爾,他還是保持著早起的習慣,但是醒來之後卻也沒有什麼事情好做。除了打遊戲之外,帕斯卡爾也通過在室內騎自行車和做力量訓練的方式,來保持自己的體型。

“你需要不斷地適應和學習,”帕斯卡爾說,“我房子裡雖然也有個籃球,但是我沒有籃筐和場地。”
走進勇士隔離生活,除了打遊戲和睡大覺他們還在幹嗎
跟帕斯卡爾一樣,初入聯盟的普爾也沒有在家裡進行籃球訓練的條件。而這段意外到來的休息時間,成為他補充睡眠的絕佳時機。過去幾年,因為持續高強度的訓練,他一直都處於“缺覺”的狀態。據普爾介紹,下午1點起床成了他如今生活的常態。雖然聽起來很愜意,但不管是帕斯卡爾還是普爾,他們跟絕大多數人一樣,在新冠疫情中更多感到的是惶恐。

“當然了,我們大家彼此聯繫的時候都情緒不錯,”帕斯卡爾說,“我們也必須如此,因為我們別無他法。但是與此同時,我們也會擔心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因為這次的事件,並不是一件小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