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前線士兵流血,烏高官卻在西班牙度假享樂,私吞巨款無悔意

即使現在的烏克蘭已經窮得叮噹響,即使烏克蘭的士兵在前線流血犧牲,烏克蘭高官們的貪腐死性不改,大發國難財。在烏克蘭人飽受戰爭摧殘之際,這幫人依舊坦然受賄享樂,貪污巨款,他們的醜陋行徑終於讓人忍無可忍,被烏克蘭媒體和西方媒體相繼曝光。

這幾天,迫於輿論壓力的烏克蘭腐敗官員們相繼辭職,包括烏國防部副部長沙波瓦洛夫(Vyacheslav Shapovalov)、烏總統辦公廳副主任季莫申科(Kyrylo Tymoshenko)、烏副檢察長西莫年科(Oleksiy Simonenko)等。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地方官員。

這些人都有不同形式的“瓜”,先說說相對小點的吧。

烏總統辦公廳副主任季莫申科的問題是喜歡開別人的豪車,住人家的豪宅。

通用汽車公司為烏克蘭援助了汽車,目的是用這些車幫助烏克蘭政府疏散戰區民眾。可季莫申科卻拿來一輛,當成了自己的私家車來用。可能在他看來,這沒什麼不妥,畢竟他早就習慣了被供養着。

去年,烏克蘭媒體曝光了他開着烏克蘭的一家物流公司送給他的豪華跑車,住着烏克蘭大富商提供的豪宅。

還有件事不能理解。這位烏總統辦公廳副主任似乎喜歡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優渥的生活,要不然豪宅的事兒還不一定能被烏克蘭媒體追查和報道出來。

在至暗的烏克蘭,季莫申科被滋潤得忘乎所以了。

與季莫申科一樣,烏副檢察長西莫年科也是接受了某種形式的賄賂。

西莫年科或許覺得,戰火紛飛的烏克蘭不適合他這位檢察長跨年,所以在2022年年底,他坐着大奔馳,瀟洒地去了西班牙度假、跨年。

只不過,這輛奔馳車掛在了一名烏克蘭商人兼議員——科茲洛夫斯基的名下。科茲洛夫斯基不僅給這位副檢察長大人配了車,還把自己的保鏢也一併拱手送上。

西莫年科居於司法體系的高位,卻坦然享受着他人提供的奢華服務,烏克蘭的司法體系可還有救?

不禁好奇,西莫年科的西班牙之旅是否也是科茲洛夫斯基一手安排,全程報銷呢?

如果認為前面兩位烏克蘭高官頂多算是品行不端,那麼接下來這位高官的醜聞,應該算是體現了烏國防部毫無悔意的貪得無厭。

烏克蘭媒體近日曝光了近30頁的烏克蘭國防部食物採購清單與合同,清單上的所有物品幾乎都高出正常售價的2-3倍。

比如,烏克蘭首都基輔超市裡賣的雞蛋每個約合人民幣1.3元,而烏國防部採購清單約合人民幣3.1元;超市裡每千克土豆售價約合人民幣1.5元,烏國防部採購清單約合人民幣4元。諸如此類。

可超市是零售給個人的,而烏國防部則是大批量購買,也就是說,批發價竟然比零售價還高。

這種反常的事實很容易讓人想到,烏國防部故意以高價買入,從中收了高額回扣。

僅這一份食物合同價值就接近3.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億元),如果按照正常售價來算,烏國防部能從採購中撈到至少上億美元的巨額油水。

即使已經有文件作為證據,可烏國防部就是不承認,其部長雷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認為這種曝光是誹謗行徑,心懷不軌,想破壞烏克蘭與國際夥伴的信任關係,甚至還警示泄露信息的人應該受到懲罰。

心黑到了極致,看什麼都是黑的。

不過,為了安撫軍隊,這件事得有個背鍋的主,而這個人就是負責軍隊後勤的烏國防部副部長沙波瓦洛夫。

當然,烏國防部依舊恬不知恥,死不承認,還讚揚在這個特殊的戰時,“沙部”盡心儘力為軍隊服務,還實施了一些改革,並列舉了“沙部”的改革“創舉”。這是在感謝倒下的“沙部”挽救了烏國防部里的其他吸血鬼們吧!

烏克蘭政府,本就非常腐敗,而且是一屆比一屆糟,身居高位的政府官員們往往將斂財作為最終事業。

如果沒有這場衝突,澤連斯基這位2019年上任、背後有寡頭支持的總統領導的烏克蘭政府,也好不到哪裡去。要知道,這種論調不是來自俄羅斯媒體,而是烏克蘭當地居民的看法,也是戰爭爆發前《衛報》等西方媒體的觀點。

只不過是這場衝突暫時搶了烏克蘭政府腐敗的視線。

戰時的烏克蘭人要麼背井離鄉,要麼生活在黑暗和恐懼中,要麼將生命奉獻在戰場上。即便國家現狀已經糟糕透頂,烏克蘭的那幫政府官員還不忘大貪特貪。不要臉之餘,還有黑心。

烏克蘭政府打着“保衛世界正義”的旗幟,肆無忌憚地向歐美要錢,而後又不顧民眾疾苦,恬不知恥地斂財。當然了,歐美也願意大手筆給錢,烏克蘭現在60%的財政要靠歐美援助。

在那些烏克蘭貪腐官員眼中,現在既然有大財主為這場戰爭送錢,那就好好利用,賺上它一大筆。然後找個時機,舉家移民,換個國籍,滋潤地度過後半生。豈不美哉?想得美。歐美大財主們早就吵着要烏克蘭把援助金的用途透明化。

如果烏克蘭高官們私吞援助金的事持續發酵,那會不會惹怒歐美人,不再支持烏克蘭?烏克蘭也就成為這場戰爭的輸家?那麼已經與俄羅斯政府徹底撕破臉皮的烏克蘭政府,又會有怎樣的下場?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