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從普京眼中看到對西方的憤恨,北約應考慮保證俄羅斯安全

據《今日俄羅斯》12月6日報道,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近日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稱,他從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眼中看到了“憤恨”。

美國CBC採訪馬克龍時稱,美國前總統小布什(George W. Bush)曾對普京有個著名的評價:從普京的眼中看到了他的靈魂,普京非常率直,值得信任。

於是,CBC問馬克龍從普京眼中看到了什麼。

我不得不說,我看到了很多……可能是一種憤恨”,馬克龍回答道。他相信,普京的憤恨針對的是對西方世界,包括歐盟和美國,普京覺得“我們想要摧毀俄羅斯”。

馬克龍則解釋稱:“我不認為那是我們的想法(摧毀俄羅斯)。法國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他(普京)非常清楚俄羅斯民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擁有偉大的歷史。他的願景或許是復興一個帝國,這或許也是他的命運。”說完這句話后,他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俄烏衝突爆發前,馬克龍專門飛往俄羅斯,與普京見面談了好幾個小時,希望避免這場衝突,但法國無法代表美國、歐盟、北約,以及烏克蘭。

馬克龍在採訪中透露,衝突爆發之後,他也一直與普京保持對話。在他看來,溝通非常有必要,“我與普京總統一直保持着正常探討和直接聯繫,因為我相信保持這種直接溝通途徑是重修關係最佳的辦法。

他相信,孤立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那是最糟糕的事,特別是對於像普京這樣的領導人

儘管法國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而且也與西方國家一樣對俄羅斯實行了制裁,但馬克龍對俄羅斯的態度真的是時而曖昧,時而敵對,正如他與他國領導人的相處方式一樣。

比如,馬克龍認為,西方國家現在必須要做的首要事情是搜集戰爭罪的所有證據,敦促國際社會對普京發起法律行動,因為最近俄羅斯對烏克蘭民用基礎設施實施了一系列的攻擊。

但5月份,他曾說俄羅斯不應該被羞辱,那樣才能通過外交手段結束俄烏衝突。他的想法備受烏克蘭及很多西方國家的指責。

而上周,他又堅持認為,如果俄羅斯同意談論結束俄烏衝突,那麼北約應該保證俄羅斯的國家安全。

去年12月,俄羅斯給美國及美國領導的北約軍事組織列出了安全保證的清單,要求西方國家禁止烏克蘭加入北約,不要再東擴。彼時,美國與北約對俄羅斯的要求,不屑一顧。

馬克龍希望把俄羅斯拉回談判桌,而給俄羅斯的安全承諾必不可少。

當下俄烏局勢毫無轉機,如果不結束,法國會越陷越深,無論是經濟還是民生。

作為一國領導人,如果馬克龍不把自己國家的事情放在首位,如果一味只想追隨美國對抗俄羅斯、力挺烏克蘭,那會有什麼結果?

毫無疑問,法國人對物價上漲的容忍度越來越低,抗議一波接着一波。10月,超過10萬法國人走上街頭抗議生活難

11月中旬,法國表示國家因為能源匱乏,60%的法國人這個冬天可能要忍受一段日子的斷電

與烏克蘭不同的是,法國沒有與俄羅斯直面衝突;與烏克蘭相似的是,法國人要忍受沒有電的日子。

馬克龍能不急嗎?不過,他對談判的提議遭到了烏克蘭等俄羅斯鄰國的抨擊。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高級顧問認為,應該是俄羅斯向世界保證安全,不該是反向為之,而且應該是“后普京”時代的俄羅斯向他們低頭保證。

烏克蘭國防部認為,俄羅斯應該去核化和非軍事化,那才是對烏克蘭以及全世界最好的和平保證,“誰願意為恐怖分子和殺人的國家提供安全承諾?”。

如果看過烏克蘭高官和總統發言的報道或視頻,你會發現他們習慣把烏克蘭等同於全世界。有何感想?

烏克蘭政府現在不想要讓步的和談,他們要的勝利是俄羅斯“俯首跪拜”。那麼,是誰給他們的底氣呢?

烏克蘭總統夫人最近說,烏克蘭人已經準備好斷電缺水兩三年,只要烏克蘭可以加入北約。

法國人能否如烏克蘭人一般堅韌?法國已經是北約的一員、歐盟的一員,又不是俄烏衝突的直接參与者(間接)。何苦?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