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0分,這座火山一夜之間,葬送了一段熾烈的愛情

真正的浪漫至死是什麼樣的?

敢於在火山下跳舞,在岩漿石上煎蛋,在硫酸湖中划皮艇。

他們愛得瘋狂又炙熱。

他們的愛情,別人無法靠近,更不敢靠近。

就是這對火山學愛人,莫里斯和卡蒂婭。

(男莫里斯,女卡蒂婭)

他們被稱為“火山跑者”、“流浪藝人”,二十年來,專門研究世界各地的活火山。

哪裡有火山爆發,哪裡就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別人是跟着機票出發,他們跟着地球的律動出發。

《火山摯戀》,一部今年11月才剛剛上映就創下了票房奇迹的紀錄片。

更是達到了一票難求的程度。

影片大部分內容都是來自莫里斯和卡蒂婭親自拍攝,是兩人耗時花費了20餘年時間,爬了上百座火山才有了這些“浪漫且震撼”的影像資料。

豆瓣評分高達9.0。

1、什麼樣的人會愛上火山呢?

大概是兩個“火爆”的人吧。

卡蒂婭因為個性突出,早早就被父母送到了一個專治叛逆女孩的學校。

長大后,雖然表面溫和,實則內心依然不喜拘束。

在同學們都在世界各地參觀博物館的時候,她說服父母帶她去了意大利的一座火山看岩漿迸裂,這也是她第一次親眼見到火山爆發。

當腦海中那些曾經只在書本中見過的“星空”成為現實,卡蒂婭便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火山。

但每座火山都有它的脾氣和個性。

卡蒂婭懂得欣賞它們這種與生俱來的火爆脾氣。

莫里斯呢?

他遇上自己初戀的時間更早一點。

在他7歲的時候,他對意大利的斯特龍博利火山「一見鍾情」。

從小他就對這種遠古時期的東西很感興趣,比如恐龍,比如三葉蟲(距今已有5.6億年),再比如活火山。

直到19歲的時候,再一次見到斯特龍博利火山的莫里斯才真正看懂火山的真面目。

高高的山峰,孤獨而高傲的聳立,遠離在人群之外。

據說,兩人相識於1966年。

有人說他們在斯特拉斯堡大學的長椅上相遇的,有人說他們是在知名火山學家哈羅恩·卡捷耶夫的電影中認識的,還有人說他們是在一間咖啡館中相親結緣的。

具體是怎麼認識的,沒人知道。

可能是還沒來及採訪他們的愛情故事吧。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都是因為深愛着自己的「火山初戀」才擦出了火花。

擦出了一種比火山還要更加“天崩地裂”的愛情。

莫里斯說,兩個火山學家生活在一起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時常爆發。

如果只看這一幕,你很難想象,此刻這個溫柔似水,眼帶笑意看着自己愛人的卡蒂婭居然會喜歡火山這種吃人的怪物。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喜歡。

對火山的喜歡是因為他們從小就生活在戰爭年代,殘垣斷壁就是他們的住所。

各國政府身上看不到的希望的那個環境里,同樣對世界沒有安全感的兩人,在索性就投身於大自然之中。

他們整日與火山為伴,找到了自己精神世界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比起人,他們更懂得火山的脾氣與秉性,孤獨與傲慢。

就如電影開頭所講的,這個世界里有一股大火,大火里住着一對愛人。

只要有任何關於火山的風吹草動,他們一點就爆。

就連婚後度蜜月,兩人都是選擇的聖托里尼上的火山島。

從那個時候開始,卡蒂婭和莫里斯就決定了終生與火山為伴,不生孩子。

“從現在起,人生只會有火山”。

2、每一座火山,都是獨一無二的。

火山學是一門觀察學,想要看的清楚,就必須靠的近一點。

近到何種程度?

可以清楚的看到岩漿和地塊紋理,就是這麼近。

零距離的熱愛,面對面的觀察。

在觀察埃博納火山和斯特龍博利火山的時候,他們經常“穿着長褲上山,穿着短褲下山”

屁股後面時常還要貼着兩塊厚厚的棉布,以免被火山的高溫燙到屁股。

這不是為了搞笑才拍出來的特寫,他們的日常生活就是這樣。

為了解決溫飽,他們也會在岩漿還沒有完全固化的石頭上煎雞蛋吃。

通常莫里斯要比卡蒂婭做的好吃一點。

這個煎蛋速度,明顯比我們家用的燃氣灶要快很多。

像受傷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莫里斯的右腳踝的皮膚被140度的火山泥燙傷,以至於最後像洋蔥一樣脫落。

為了更近距離觀察火山噴射出來的岩漿,他們特意製作了一套專業隔熱服。

帶着大大的,和鋼板一樣堅固的帽子,像兩個外星人一樣,雙雙漫步在岩漿之下。

打鬧,嬉戲,工作。

奔跑在火山腳下,肆意大笑。

兩人時常就是這樣的距離,往前再多走一步,就可以邁入岩漿來一個面對面的擁吻了。

在他們眼中,這些都不過是成為火山學家必然要經過的高溫洗禮而已。

卡蒂婭喜「靜」,她主要負責給火山拍照,將動態的場景定格;

莫里斯喜「動」,他就負責用相機錄製一幀幀的珍貴畫面。

最後兩人累積了幾百個小時的影像資料,以及幾千餘張照片,才湊成了這部影片。

但莫里斯並沒有把自己當成一位導演。

他說:自己是“被逼得拍片,好繼續流浪”。

然而在他們的相機下,火山顯得壯闊又華麗,浪漫又殘忍。

浪漫的是人,殘忍的是山。

因為無論莫里斯和卡蒂婭對火山投入多少的心血,火山回報他們的總是一些毀滅性的傷害。

這就是火山的性格。

“每座火山的性格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深入火山才能了解它”。

莫里斯在採訪時說道。

所以在20年的時間裡,卡蒂婭探索了170座火山,莫里斯探索了150座火山。

他們將火山分為了紅火山和灰火山兩種類型。

一種性格溫和,一種殺人無形。

1973年,他們在扎伊爾的火山腳下住了兩個星期,日夜不休的監測火山的變化。

明知一不留神就會命喪當場,但最終好奇還是戰勝了恐懼,選擇留下。

最後他們得出一個結論,紅火山是不殺人的,還很友善。

因為在火山爆發的時候,紅色的岩漿會像河流一樣流進山谷,最終流入大海里。

岩漿的走向,是可以經過計算的。

有時他們會走在還沒有完全凝固的紅色岩漿上面,用身體去感受岩漿的溫度。

踩上去軟軟的,正如紅火山的個性一樣,溫順,友善。

而灰火山則不太友好。

它不會因為人們對它的景仰就對此網開一面。

在當時,世界上只有350位火山學者,研究這種爆發性活火山的只有50位左右。

夫妻學者,只有他們兩人。

1883年,喀拉喀托火山爆發,引發了強大的海嘯,造成了36417人死亡。

52年後,它衍生出來的子火山在印度尼西亞也開始爆發。

這是一個靠近灰火山絕好的機會。

他們怎麼會放棄呢?

最後兩個人只帶了一張帳篷就上島了,就為了親眼監測灰火山的殺傷力有多大。

火山口每幾分鐘就會噴發出紅色的火山彈,晚上的時候,他們就輪流守在帳篷前,以確保在火山彈砸下來之前能夠及時將帳篷轉移。

灰火山甚至可以在數秒內將40公里以外的地方夷為平地。

這簡直就是在地獄門口溜達,隨時都有可能被拉入地獄之中。

但比起過漫長無趣的人生,他們更願意過這種精彩而短暫的一生。

莫里斯的夢想是在坐在獨木舟上,順着紅色的岩漿中漂流15公里。

不過最終莫里斯也沒有實現它。

但他滿足了自己另一個同樣恐怖的願望,為此還受到了妻子的責罵。

那就是在硫酸池中划船。

印度尼西亞有全世界最大的硫酸池,莫里斯和另一位地質學者買了一個二手的橡皮艇,在硫酸池中漂泊了3個多小時。

卡蒂婭就站在山頂上,遙望着他們在池中逆風前行。

這大概就是平庸之人無法理解的愛情。

我可能不會陪着你一起瘋狂,但我絕不會阻止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3、始於火山,終於火山。

在火山爆發之前,它就好像是一個在地獄中沉睡的惡魔。

不知道觸發到什麼機制,惡魔之眼就會一點點的睜開,然後逆流成河。

火山就是這樣,先毀滅,再創造,以此循環。

但代價是以生命為基底。

1985年10月7日,在哥倫比亞安第斯山脈,很多火山學者都預測了這裡將會發生火山爆發,並且在報告中明確指出會100%發生泥石流,對周遭的一些城鎮將會有毀滅性的傷害。

卡蒂婭和莫里斯也聯合了多位學者一起呼籲政府,需要立即建立防禦系統和撤離計劃。

但因成本太高而被拒絕了。

不出意外,一個月後,火山爆發,泥石流在深夜吞噬了整個村莊。

官方數據統計,死亡人數高達2.3萬人。

在救援過程中,救援者們找到不少散落的四肢,但都沒有辦法拼湊在一起,將他們完整的還給他們的家人。

在殺人火山面前,所有的求生技能都為0。

卡蒂婭認為,這是一場人為的事故。

在18.19世紀,人們是因為缺乏信息而喪命。

到了20世紀,這場本應該可以逃過的自然災害卻因為對專家的不夠信任,開支太大而讓很多的家庭支離破碎。

這一刻,突然就理解了莫里斯說的話了。

“我難以理解人類,雖沒有刻意躲避人類,但是我相信住在火山上,遠離人類,才能愛上人類。”

專業技術報告對於不懂火山的人來講,就是一堆天文數字。

所以莫里斯和卡蒂婭決定用影片代替文字,用最直觀的方式拍下受害者以及帶來的毀壞程度。

這樣更有教育意義。

之後的幾年時間,夫妻兩人開始尋找更恐怖,更致命的火山。

他們堵上自己的性命,拍下了很多獨一無二的瞬間。

為了人類,必須前行。

不過,有贏就有輸。

火山的憤怒是不能夠百分百精準預測的。

1991年6月3日,沉睡了200年的雲仙山開始逐漸蘇醒。

他們第一時間到達了最佳觀測點。

雖然裝備已經明顯升級了不少,但是在大自然面前,這些東西反而顯得太不自量力了。

下午四點左右,天空下起了雨,風向也發生了變化,大霧擋住了觀測角度,導致不遠處的卡蒂婭和莫里斯不能及時發現火山雲的變化。

緊接着就是一名攝影師落荒而逃的場景。

火山雲襲來,吞噬了周圍所有的一切。

包括莫里斯和卡蒂婭兩人。

這張照片,也成為了兩人最後的合影。

紅色和黃色是他們最常穿的顏色,就像是他們的人生一樣,註定就是世界的焦點。

根據地上的痕迹顯示,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就陪伴在彼此的身旁。

這就是莫里斯、卡蒂婭和火山三個人的愛情故事。

一種顫抖的、致命的、耀眼的浪漫。

這樣的一個結局,也是卡蒂婭和莫里斯早就預料到的。

死在火山下,是他們為人類做出的選擇。

那些他們用生命換來的資料守護了世界上千千萬萬的火山倖存者。

整部影片從開始到結尾都沒有採用什麼華麗的詞藻,直接在視覺效果上給觀眾最強烈最醒目的衝擊。

每一個畫面都是在警醒世人,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簡直不堪一擊。

與其整日面對人性的醜陋,不如與山海為伴。

人的一生能有一個志同道合的愛人,一起一件浪漫至死的事情,本身就是世間最浪漫的事情。

(電影爛番茄編輯部:李Daisy)真正的浪漫至死是什麼樣的?

敢於在火山下跳舞,在岩漿石上煎蛋,在硫酸湖中划皮艇。

他們愛得瘋狂又炙熱。

他們的愛情,別人無法靠近,更不敢靠近。

就是這對火山學愛人,莫里斯和卡蒂婭。

(男莫里斯,女卡蒂婭)

他們被稱為“火山跑者”、“流浪藝人”,二十年來,專門研究世界各地的活火山。

哪裡有火山爆發,哪裡就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別人是跟着機票出發,他們跟着地球的律動出發。

《火山摯戀》,一部今年11月才剛剛上映就創下了票房奇迹的紀錄片。

更是達到了一票難求的程度。

影片大部分內容都是來自莫里斯和卡蒂婭親自拍攝,是兩人耗時花費了20餘年時間,爬了上百座火山才有了這些“浪漫且震撼”的影像資料。

豆瓣評分高達9.0。

1、什麼樣的人會愛上火山呢?

大概是兩個“火爆”的人吧。

卡蒂婭因為個性突出,早早就被父母送到了一個專治叛逆女孩的學校。

長大后,雖然表面溫和,實則內心依然不喜拘束。

在同學們都在世界各地參觀博物館的時候,她說服父母帶她去了意大利的一座火山看岩漿迸裂,這也是她第一次親眼見到火山爆發。

當腦海中那些曾經只在書本中見過的“星空”成為現實,卡蒂婭便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火山。

但每座火山都有它的脾氣和個性。

卡蒂婭懂得欣賞它們這種與生俱來的火爆脾氣。

莫里斯呢?

他遇上自己初戀的時間更早一點。

在他7歲的時候,他對意大利的斯特龍博利火山「一見鍾情」。

從小他就對這種遠古時期的東西很感興趣,比如恐龍,比如三葉蟲(距今已有5.6億年),再比如活火山。

直到19歲的時候,再一次見到斯特龍博利火山的莫里斯才真正看懂火山的真面目。

高高的山峰,孤獨而高傲的聳立,遠離在人群之外。

據說,兩人相識於1966年。

有人說他們在斯特拉斯堡大學的長椅上相遇的,有人說他們是在知名火山學家哈羅恩·卡捷耶夫的電影中認識的,還有人說他們是在一間咖啡館中相親結緣的。

具體是怎麼認識的,沒人知道。

可能是還沒來及採訪他們的愛情故事吧。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都是因為深愛着自己的「火山初戀」才擦出了火花。

擦出了一種比火山還要更加“天崩地裂”的愛情。

莫里斯說,兩個火山學家生活在一起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時常爆發。

如果只看這一幕,你很難想象,此刻這個溫柔似水,眼帶笑意看着自己愛人的卡蒂婭居然會喜歡火山這種吃人的怪物。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喜歡。

對火山的喜歡是因為他們從小就生活在戰爭年代,殘垣斷壁就是他們的住所。

各國政府身上看不到的希望的那個環境里,同樣對世界沒有安全感的兩人,在索性就投身於大自然之中。

他們整日與火山為伴,找到了自己精神世界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比起人,他們更懂得火山的脾氣與秉性,孤獨與傲慢。

就如電影開頭所講的,這個世界里有一股大火,大火里住着一對愛人。

只要有任何關於火山的風吹草動,他們一點就爆。

就連婚後度蜜月,兩人都是選擇的聖托里尼上的火山島。

從那個時候開始,卡蒂婭和莫里斯就決定了終生與火山為伴,不生孩子。

“從現在起,人生只會有火山”。

2、每一座火山,都是獨一無二的。

火山學是一門觀察學,想要看的清楚,就必須靠的近一點。

近到何種程度?

可以清楚的看到岩漿和地塊紋理,就是這麼近。

零距離的熱愛,面對面的觀察。

在觀察埃博納火山和斯特龍博利火山的時候,他們經常“穿着長褲上山,穿着短褲下山”

屁股後面時常還要貼着兩塊厚厚的棉布,以免被火山的高溫燙到屁股。

這不是為了搞笑才拍出來的特寫,他們的日常生活就是這樣。

為了解決溫飽,他們也會在岩漿還沒有完全固化的石頭上煎雞蛋吃。

通常莫里斯要比卡蒂婭做的好吃一點。

這個煎蛋速度,明顯比我們家用的燃氣灶要快很多。

像受傷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莫里斯的右腳踝的皮膚被140度的火山泥燙傷,以至於最後像洋蔥一樣脫落。

為了更近距離觀察火山噴射出來的岩漿,他們特意製作了一套專業隔熱服。

帶着大大的,和鋼板一樣堅固的帽子,像兩個外星人一樣,雙雙漫步在岩漿之下。

打鬧,嬉戲,工作。

奔跑在火山腳下,肆意大笑。

兩人時常就是這樣的距離,往前再多走一步,就可以邁入岩漿來一個面對面的擁吻了。

在他們眼中,這些都不過是成為火山學家必然要經過的高溫洗禮而已。

卡蒂婭喜「靜」,她主要負責給火山拍照,將動態的場景定格;

莫里斯喜「動」,他就負責用相機錄製一幀幀的珍貴畫面。

最後兩人累積了幾百個小時的影像資料,以及幾千餘張照片,才湊成了這部影片。

但莫里斯並沒有把自己當成一位導演。

他說:自己是“被逼得拍片,好繼續流浪”。

然而在他們的相機下,火山顯得壯闊又華麗,浪漫又殘忍。

浪漫的是人,殘忍的是山。

因為無論莫里斯和卡蒂婭對火山投入多少的心血,火山回報他們的總是一些毀滅性的傷害。

這就是火山的性格。

“每座火山的性格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深入火山才能了解它”。

莫里斯在採訪時說道。

所以在20年的時間裡,卡蒂婭探索了170座火山,莫里斯探索了150座火山。

他們將火山分為了紅火山和灰火山兩種類型。

一種性格溫和,一種殺人無形。

1973年,他們在扎伊爾的火山腳下住了兩個星期,日夜不休的監測火山的變化。

明知一不留神就會命喪當場,但最終好奇還是戰勝了恐懼,選擇留下。

最後他們得出一個結論,紅火山是不殺人的,還很友善。

因為在火山爆發的時候,紅色的岩漿會像河流一樣流進山谷,最終流入大海里。

岩漿的走向,是可以經過計算的。

有時他們會走在還沒有完全凝固的紅色岩漿上面,用身體去感受岩漿的溫度。

踩上去軟軟的,正如紅火山的個性一樣,溫順,友善。

而灰火山則不太友好。

它不會因為人們對它的景仰就對此網開一面。

在當時,世界上只有350位火山學者,研究這種爆發性活火山的只有50位左右。

夫妻學者,只有他們兩人。

1883年,喀拉喀托火山爆發,引發了強大的海嘯,造成了36417人死亡。

52年後,它衍生出來的子火山在印度尼西亞也開始爆發。

這是一個靠近灰火山絕好的機會。

他們怎麼會放棄呢?

最後兩個人只帶了一張帳篷就上島了,就為了親眼監測灰火山的殺傷力有多大。

火山口每幾分鐘就會噴發出紅色的火山彈,晚上的時候,他們就輪流守在帳篷前,以確保在火山彈砸下來之前能夠及時將帳篷轉移。

灰火山甚至可以在數秒內將40公里以外的地方夷為平地。

這簡直就是在地獄門口溜達,隨時都有可能被拉入地獄之中。

但比起過漫長無趣的人生,他們更願意過這種精彩而短暫的一生。

莫里斯的夢想是在坐在獨木舟上,順着紅色的岩漿中漂流15公里。

不過最終莫里斯也沒有實現它。

但他滿足了自己另一個同樣恐怖的願望,為此還受到了妻子的責罵。

那就是在硫酸池中划船。

印度尼西亞有全世界最大的硫酸池,莫里斯和另一位地質學者買了一個二手的橡皮艇,在硫酸池中漂泊了3個多小時。

卡蒂婭就站在山頂上,遙望着他們在池中逆風前行。

這大概就是平庸之人無法理解的愛情。

我可能不會陪着你一起瘋狂,但我絕不會阻止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3、始於火山,終於火山。

在火山爆發之前,它就好像是一個在地獄中沉睡的惡魔。

不知道觸發到什麼機制,惡魔之眼就會一點點的睜開,然後逆流成河。

火山就是這樣,先毀滅,再創造,以此循環。

但代價是以生命為基底。

1985年10月7日,在哥倫比亞安第斯山脈,很多火山學者都預測了這裡將會發生火山爆發,並且在報告中明確指出會100%發生泥石流,對周遭的一些城鎮將會有毀滅性的傷害。

卡蒂婭和莫里斯也聯合了多位學者一起呼籲政府,需要立即建立防禦系統和撤離計劃。

但因成本太高而被拒絕了。

不出意外,一個月後,火山爆發,泥石流在深夜吞噬了整個村莊。

官方數據統計,死亡人數高達2.3萬人。

在救援過程中,救援者們找到不少散落的四肢,但都沒有辦法拼湊在一起,將他們完整的還給他們的家人。

在殺人火山面前,所有的求生技能都為0。

卡蒂婭認為,這是一場人為的事故。

在18.19世紀,人們是因為缺乏信息而喪命。

到了20世紀,這場本應該可以逃過的自然災害卻因為對專家的不夠信任,開支太大而讓很多的家庭支離破碎。

這一刻,突然就理解了莫里斯說的話了。

“我難以理解人類,雖沒有刻意躲避人類,但是我相信住在火山上,遠離人類,才能愛上人類。”

專業技術報告對於不懂火山的人來講,就是一堆天文數字。

所以莫里斯和卡蒂婭決定用影片代替文字,用最直觀的方式拍下受害者以及帶來的毀壞程度。

這樣更有教育意義。

之後的幾年時間,夫妻兩人開始尋找更恐怖,更致命的火山。

他們堵上自己的性命,拍下了很多獨一無二的瞬間。

為了人類,必須前行。

不過,有贏就有輸。

火山的憤怒是不能夠百分百精準預測的。

1991年6月3日,沉睡了200年的雲仙山開始逐漸蘇醒。

他們第一時間到達了最佳觀測點。

雖然裝備已經明顯升級了不少,但是在大自然面前,這些東西反而顯得太不自量力了。

下午四點左右,天空下起了雨,風向也發生了變化,大霧擋住了觀測角度,導致不遠處的卡蒂婭和莫里斯不能及時發現火山雲的變化。

緊接着就是一名攝影師落荒而逃的場景。

火山雲襲來,吞噬了周圍所有的一切。

包括莫里斯和卡蒂婭兩人。

這張照片,也成為了兩人最後的合影。

紅色和黃色是他們最常穿的顏色,就像是他們的人生一樣,註定就是世界的焦點。

根據地上的痕迹顯示,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就陪伴在彼此的身旁。

這就是莫里斯、卡蒂婭和火山三個人的愛情故事。

一種顫抖的、致命的、耀眼的浪漫。

這樣的一個結局,也是卡蒂婭和莫里斯早就預料到的。

死在火山下,是他們為人類做出的選擇。

那些他們用生命換來的資料守護了世界上千千萬萬的火山倖存者。

整部影片從開始到結尾都沒有採用什麼華麗的詞藻,直接在視覺效果上給觀眾最強烈最醒目的衝擊。

每一個畫面都是在警醒世人,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簡直不堪一擊。

與其整日面對人性的醜陋,不如與山海為伴。

人的一生能有一個志同道合的愛人,一起一件浪漫至死的事情,本身就是世間最浪漫的事情。

(電影爛番茄編輯部:李Daisy)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