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王查理三世感驚訝,兒媳梅根馬克爾意志堅定,不受善意拉攏

英國媒體12月5日與讀者分享了英國新任國王查理三世的一段心路,小兒媳婦梅根·馬克爾讓一輩子被人哄着寵着的老王儲十分驚訝,她意志堅定,儘管查爾斯善意地提出自己牽着她的手把她送上聖壇,但是得到的答案卻並不完全是自己所期待的那樣。

眾所周知, 2018年5月19日對於英國王室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

這一天,當時最受英國人喜愛的王室成員、王儲查爾斯和戴安娜王妃的次子哈里王子與他的美國好萊塢女明星未婚妻梅根在溫莎城堡的聖喬治教堂舉行婚禮,從此這對新出爐的王室夫婦接受了三個“皇號賜封”,成為蘇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敦巴頓伯爵和伯爵夫人以及基爾男爵和男爵夫人。

對於局外人來說,這是童話照進了現實。

然而隨着時間的流逝、哈里夫婦與王室大家庭的交惡,許多幕後故事紛紛流入民間。

在那個號稱全世界人最幸福的一年——2018年——的熾熱夏日,哈里王子和梅根婚禮前發生了紛紛擾擾的事件都一一浮出水面。

家庭成員間互不相讓的爭吵,女王召見哈里王子的斥責,還有梅根對許多計劃的不滿,都讓聽眾目瞪口呆,顯然,對於深深宮牆後面的英國王室工作人員來說,那無疑是充滿挑戰的一段日子。

除了准王妃本人的行為舉止被工作人員評價為“挑剔”之外,她的原生家庭也登上了這個舞台。

除了梅根的生母多里婭·拉格蘭低調做人之外,她的生父托馬斯、異母哥哥姐姐都披掛上陣,在蜂擁而來的美國媒體面前大談“我與英國未來王妃不得不說的二三事”。

兩位男士甚至還公然勸阻准女婿哈里,讓他三思而後行,因為梅根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

這種胳膊肘往外拐的行為在當時讓所有人都難以理解,覺得他們一定是昏了頭,並且由此對於梅根產生了格外豐沛的憐愛之情。

也由於准王妃娘家這樣不體面的人實在難登王室的大雅之堂,在婚禮舉行的前幾天,托馬斯·馬克爾方面宣布,自己由於健康問題無法飛往英國。

這樣,要走過長長紅毯走上聖壇的梅根就得孤身一人,顯得凄風冷雨。

此時,公公查爾斯善意地提出,自己要介入此事,親手牽著兒媳婦走過長長的過道,並因此感到非常榮幸。

對於這一段往事,新郎本人也表示準確無誤。

在紀念查爾斯70歲生日的紀錄片中,哈里王子稱讚父親的援手。

他說:“我請求他這樣做,他立即說’是的,當然,我會做梅根需要的任何事情,我在這裡支持你’。對他來說,這是一個站出來表達支持的絕佳機會,你知道,他是我們的父親,所以他當然會在那裡為我們服務。我非常感謝他能夠做到這一點。”

雖然說贈人玫瑰手有餘香,不應期待受贈人的回報,但是最終梅根的反應讓老公公查爾斯也感到驚訝——她選擇自己先走完一半的路程,然後讓查爾斯牽着手再走完剩下的一半。

英國王室傳記作家羅伯特·哈德曼(Robert Hardman)在報紙發表文章稱:“據某位國王的朋友說,梅根的回復與他所期望的不一樣,他問:’只走半途能行嗎?’……這是一個跡象,表明梅根可不是個臉紅的新娘,而是一個自信、獨立的女性,她決心自己走進宏偉教堂大門。”

有他的拋磚引玉,另一位傳記作家凱蒂·尼科爾(Katie Nicholl)也不吝分享。

在她的書《新皇室》(The New Royals)中透露了關於梅根和已故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這個老奶奶之間“緊張”交流的故事。

她寫道,在哈里和梅根的婚禮前夕,準新娘去溫莎城堡嘗菜,並與其中一位餐飲服務商就一道本應是素食主義者的菜肴發生衝突。

尼科爾寫道:

梅根在城堡里品嘗了一些菜肴,並告訴其中一位餐飲服務商她應該嘗嘗雞蛋。其人很不高興,說這道菜本來應該是素食有機的。

這時女王突然走進來說:“梅根,在這個家裡,我們不會和這樣的人說話。”

這還不是新人婚禮前唯一的緊張插曲。

作家蒂娜·布朗(Tina Brown)在她的書《宮廷文件:溫莎之家內部,真相與動蕩》(The Palace Papers:Inside the House of Windsor,the Truth and the Turmoil)中所寫的那樣,梅根讓女王最信賴的助手和密友安吉拉·凱利給她幹活,就像使喚一個好萊塢造型師一樣。

她寫道:“梅根沒意識到、也沒有人告訴她,女王的私人助手和美國合同造型師之間的區別。”

也正因此這樣的信息差,讓大家了解了梅根挑選頭冠時的難堪和爭吵。

雖然哈里在之後為她撐腰,說“梅根想要什麼,就給她什麼”,但是沒有用。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