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吃病人剩飯生存的英國護士說,“這就是我們罷工的原因”

據《鏡報》11月10日報道,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的大多護士投票罷工,行業工會英國皇家護理學院(RCN)表示,符合法律要求的NHS信託或衛生委員會將採取罷工行動。

在英國,採取罷工行動的前提是跨過合法投票的門檻。而在這次,英國全境不少大型醫院都獲取舉行罷工活動的資格。

《鏡報》採訪了兩名護士—埃絲特(Esther)和卡梅爾(Carmel),她們講述了自己在高負荷工作中的掙扎,以及過得捉襟見肘的生活。

剛值完白班的護士埃絲特疲憊不堪,飢腸轆轆,但是現在的她已經買不起醫院食堂的午餐,也沒法自制盒飯。因此,她在午休期間不得不吃病人的剩菜剩飯。

這種行為當然是不允許的。當護士埃絲特在“清理”塑料餐盤上的殘羹時,她被人逮住了,被主管訓斥了。作為一個有體面工作的人,沒人願意這麼做。但是如果這些剩餘食物能夠給予能量,能夠減少工作中不時產生的頭暈目眩,護士埃絲特願意這麼做。

更重要的是,這位來自津巴布韋的護士說,她的很多同事也這樣做。

36歲的埃絲特心情沉重,她支持罷工行動以獲得更高的報酬:“是的,我不吃飯。有時不吃午餐,有時不吃早餐。我買不起一頓熱飯,那要花費我整整7英鎊(約58元)。”

“有時你不得不拿走病人吃剩的三明治。當然,有人會告訴你這違反了醫院的政策。有時我會遭到訓斥。”埃絲特表示,“但沒有人舉報我。吃剩飯很常見,英國護士也這樣做。”

“吃一些剩菜,你就能繼續工作。”

高昂的生活成本讓埃絲特不得不做更多的工作,她不僅僅常在醫院加班,還在為一家機構工作。“我有時必須服用布洛芬去上班,我太累了,背痛了,”她承認,“太不容易了。”

“買得起食物的唯一方法是加班。”埃絲特家中的櫥櫃幾乎被掏空,她痛苦地說,“有時在教堂里,我看到人們把食物放在門口,但為了尊嚴,你不能拿走那些吃的。”

護士卡梅爾在擔任護士的角色之外,還有其他兼職工作,因為她的能源賬單飆升,她已經負擔不起生活成本。這位來自利物浦的單身媽媽告訴鏡報,當地醫院已經開始要求患者向員工的食品銀行捐款,而不是購買一盒巧克力來感謝工作人員的照顧。

“一切的成本都在上升。我的能源賬單剛剛翻了兩倍。工資跟不上,錢從哪裡來?”卡梅爾與她15歲的兒子住在一起,她不時需要家人和朋友的接濟。

“世態炎涼,幾年前護士們是堅決不會罷工的。但現在事情變得如此糟糕,他們覺得他們無能為力讓政府傾聽民眾的聲音。”卡梅爾說,“在投票支持罷工行動之前,我坐下來深思熟慮。但在這些絕望的情況下,我再也聽不到我的同事的聲音了。”

42歲的卡梅爾自願擔任RCN分支機構的組織者,她補充說:“護士沒有時間去休息,因為患者的病情太複雜了,我們有些同事完全筋疲力盡。”

據悉,英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如此大規模的護士罷工活動。RCN秘書長帕特·卡倫(Pat Cullen)稱,這是“一代人僅有一次的機會”。

本文選題:junkjournal

本文編輯:junkjournal

原文來源:mirror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