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角色吃一生,陸樹銘一走,世間再無“關二爺”

又一個沉痛的消息,2022年11月1日,陸樹銘老先生去世,享年66歲。

消息發布的時候,許多人半信半疑,直到官媒確認了消息的真實性,大家才感嘆:世間再無關二爺。

陸樹銘是中國“一個角色吃一輩子”的典型代表,他在94年版《三國演義》中扮演的關羽關雲長深入人心,30年來經久不衰,從未有人超越。

即便是今天的影視劇,也有不少關羽的形象,是參考陸樹銘的最初版本。

其實,最初誰也沒想到,陸樹銘會走上表演藝術這條路,就連他父親也沒預測到,兒子能塑造這麼經典的一個角色。

今天,番茄君不妨帶大家看一看,陸樹銘的生平以及他與《三國演義》的那些不為人知的淵源故事。

01

1956年,陸樹銘生於山東青島。

10年後,陸樹銘的父親將整個家遷到了陝西渭南,所以身為青島人的陸樹銘,卻在陝西長大。

陸樹銘身體很好,小學畢業后運動天賦開始顯露出來,上了初中,憑藉對籃球運動的能力,陸樹銘很快成了校男籃主力。

不止籃球,小陸樹銘那時候已經是“文體兩開花”,當時學校宣傳隊缺人,在音樂老師的推薦下,陸樹銘又“兼職”宣傳隊員,並接觸到了京劇。

在愛好的選擇上,陸樹銘和父親卻背道而馳。

陸爸覺得兒子有身高有身體,有運動天賦,當一個籃球運動員是再好不過的出路。可陸樹銘卻對戲曲和表演情有獨鍾。

14歲那年,陝西戲劇團在渭南招生,可陸父聽說后,卻極力制止。不僅不讓他參加考試,還嚴令他不許再接觸任何與戲劇有關的表演和練習。

可愛好已經在陸樹銘心裡生根發芽,縱使他身長八尺,卻偏偏喜好梨園。

這時候,上天給陸樹銘打開了一扇大門。

陸樹銘家有個鄰居的小女孩,要去報考西安話劇院,她母親正好有事,於是想讓陸樹銘陪女兒過去。

陸父不應允,在鄰居阿姨的央求下,陸樹銘才勉強以“陪考”的身份來到話劇院。

看着考生熙熙攘攘,陸樹銘內心激動,但沒有報名的他,沒辦法參加考試。

劇院外焦急的陸樹銘,被一位工作人員看在眼裡,他走上前問陸樹銘:想不想試試?

這位工作人員,在之後陸樹銘扮演關公的整件事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他就是我們熟知的小品演員郭達。

郭達見陸樹銘身高體寬,在人群中很是顯眼,斷定他有表演的天賦,說不定會是個好苗子,於是給了陸樹銘參加考試的機會。

糾結了許久的陸樹銘,終於決定“先斬後奏”,參加了考試並一舉通過。

回到家的陸樹銘,又興奮又擔憂。他知道在父親那裡,絕對不會同意自己去西安話劇院工作的。

之後好幾天,陸樹銘戰戰兢兢,不敢向父親說這件事,但紙包不住火,陸父很快知道了他的小心思。

看著兒子一舉中第,又是個“鐵飯碗”,陸父第一次覺得,兒子可能真有這方面的天賦,於是同意將陸樹銘的檔案調往西安,至此,陸樹銘真正開始與表演結緣。

02

進入西安話劇團,陸樹銘並沒有像大家預料的那樣一鳴驚人。

他每天重複練功,練聲,形體表演,吊嗓子……生活按部就班,還收穫了愛情。但愛情美滿的陸樹銘,事業並無起色。

從1984年到1988年,進入話劇團五六年,陸樹銘演過《湘西剿匪記》,演過《蒼涼青春》,甚至演了《古今大戰秦俑情》里的秦始皇,但始終沒有火起來。最低谷的時候,他甚至在劇組的貿易公司做了三年業務員。

1990年,他終於等來了自己能吃一輩子的那個角色。

這一年,《三國》劇組已經選了整整一年的演員,為了找到合適的人選,央視劇組跑了幾十個劇團,終於挑出了78位候選人。

隨後,三位副導演跑遍祖國的大江南北,才找到了六個核心角色——劉備、張飛、諸葛亮、曹操等。

但這麼多演員中,唯獨有一人的扮演者一直空缺,那就是關羽關二爺。

為了找關羽的扮演者,劇組要求所有的劇院可以自由報送符合條件的演員,但看完資料,導演幾乎沒有滿意的。

關羽不好找,挑到的演員不是身高太矮,就是不會騎馬,不是沒有武術功底,就是沒有氣場,一個個都被否定掉了。

前前後後面試了30多個演員,沒有一個是符合導演心中關羽形象的演員,而導演又是個倔脾氣,自始至終一直表示,《三國》最後國民度和代表性的關公如果選不定,整部劇也不會開拍。

這個劇組的人都在愁雲慘淡,也急壞了攝影李耀宗。

1991年,李耀宗去央視辦事,碰到了郭達,並提起了這件事。郭達聽了劇組對關雲長的選角要求后,一瞬間想到了自己提攜過的陸樹銘。

陸樹銘身高1米86,人高馬大,有京劇基礎,會武功,會騎馬,氣質長相均不錯。本着試一試的態度,《三國》導演組派了選角導演,專門前往西安面試。

但導演組來的時候,陸樹銘卻剛好因事外出,三天後回到劇院,他才知道《三國》導演組來找過自己。

導演沒見到陸樹銘,但依舊抱有期望,他給陸樹銘留了張字條,告知他面試的時間地點等信息。

見到字條的陸樹銘,瘋了似的往旅館跑,因為過去了三天,他怕導演組已經回了北京。可偏偏這天狂風大作,暴雨如注,陸樹銘顧不得許多,徑直淋着大雨騎車到了導演下榻的旅館。

見到陸樹銘,導演有些不高興,畢竟一個新人,他們等了三天才見到人。但面試完后,對陸樹銘印象卻很好。

與劇組導演溝通后,陸樹銘也因此得到了去北京試戲的機會。

到北京的試戲需要上妝,換完一身綠袍,化上丹鳳眼,貼上長髯,陸樹銘對着鏡子一看,好傢夥,這還是原來的自己嗎?

鏡子里這個人,正符合《三國演義》中羅貫中對關羽的描寫:“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若重棗,唇若塗脂,丹鳳眼、卧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一看自己的扮相,陸樹銘有了自信,雖然被安排在最後一個出場,但他上場時一個箭步就沖了進去,然後道一身:“關某,姍姍來遲!”

這一聲斷喝,把現場的評委和導演都震住了,回過神來的他們,內心已經有了人選。

至此,《三國》七大主演全部到位,電視劇也順利開拍。

不過,選角才是開始,真正拍攝的時候,陸樹銘還經歷了很多艱難困苦。

進組不到十天,陸樹銘就得知自己的父親與世長辭。

父親支持陸樹銘的事業一生,都沒看到兒子爆紅,陸樹銘請假回家奔喪,心中萬千感慨無處訴說。

回到北京后,陸樹銘就像變了個人,整個人失去了關羽的那種氣場,變得十分萎靡。

父親的去世對陸樹銘打擊很大,導致他失掉了關羽的神態和霸氣。精益求精的導演立馬暫停拍攝,並找了機會,與陸樹銘進行了一番促膝長談。

字裡行間,只有七個字:行就干,不行就走。

從那之後,陸樹銘開始更加深入得理解和學習關羽這個角色,他用關羽的道德標準來要求自己的日常生活,並強迫自己堅持“忠義”二字。關羽是人狠話不多的代表,被譽為“武聖”,所以陸樹銘平時也很少說話,表情也多為冷淡的嚴肅,不苟言笑。

《三國》中有關公刮骨療毒的故事,拍三國的時候,陸樹銘也經歷了類似的事情。

《三國》中的人物,騎馬都是真騎,陸樹銘人高馬大,體重也較重,一次騎馬戲,馬兒過河的時候踩到了河底的鵝卵石,腳下打滑,陸樹銘就被摔了下來。

到醫院,醫生看到陸樹銘的腳已經紅腫流膿,不得不用一根很長的針刺進肉里放膿放血。

陸樹銘哪裡經受過這樣的痛苦,疼得嗷嗷大叫,沒想到醫生卻發話了:“關二爺能刮骨療毒,你挨一針就哇哇大叫?不許叫!”

因為拍攝周期緊任務重,陸樹銘幾乎沒怎麼休息,就投入到了拍攝中,他每天用關羽精神要求自己,間歇的時間最長只有五分鐘,也正是這樣的堅持,讓他塑造了歷史上最為經典的關公形象。

為了扮得更像,陸樹銘每天都要起個大早化妝,因為關羽不像其他角色,不僅有長髯鬢髮,還有重棗般的面色和丹鳳眼。

畫臉倒是可以接受,但丹鳳眼實在不好整,陸樹銘每天拍攝都是用膠帶提起眼角粘在腦後,時間久了臉皮總被磨破,拍完《三國》,他眼角的皮膚甚至磨出了厚厚的繭子。

94版《三國》播出后,陸樹銘大火,尤其在民間,老百姓幾乎把他和關公劃上了等號。

大家叫他做“活關公”,之後的遊戲、網劇和電影中關公的形象,都是以陸樹銘版的關羽為模板打造的。

民間對陸樹銘的形象崇拜更甚,不少老百姓把陸樹銘當成關羽畫成了貼畫擺在中堂,也有不少雕塑、塑像甚至供在家裡的關公像,都是以陸樹銘為藍本製作的。

但對陸樹銘來說,《三國》雖然給他帶來了名,卻沒有為他帶來多少利,尤其是經濟利益。

所有對他形象的使用,陸樹銘沒有收到任何費用,他自己也賺錢不多,因為關羽的形象太過經典,嚴重收窄了陸樹銘的戲路,除了關羽,許多劇組都不會主動找他扮演其他角色。

關羽之後,陸樹銘出名的角色,也就是《大話西遊》中的牛魔王和《漢武大帝》中的李廣了。

也正因如此,陸樹銘的晚年,多了一重小小的爭議。

03

網絡時代的到來,也衝擊着陸樹銘。

隨着聲名日盛,陸樹銘也開始在網絡上和直播中稱自己是“中國關公第一人”,以關羽形象走穴、賺錢、接通告、商演的視頻也被廣泛流傳。

有人質疑說陸樹銘晚節不保,有點飄了,但陸樹銘不聽其他人的閑話,我行我素。

其實,陸樹銘討生活不容易,這也是他進入“后關公時代”的日常。

要知道《三國演義》拍攝的時候,陸樹銘這幾個主演的工資,一集只有250塊,有時候劇組連盒飯都管不夠。

有次拍戲,陸樹銘,孫彥軍(劉備)和李靖飛(張飛)實在餓得不行,跑到莊稼地偷玉米,結果被老鄉發現。

後來還是飾演曹操的鮑國安,去找老鄉領的人,劇組當時的狀態如此,也就別說他們賺什麼錢了。

被關公困住,陸樹銘接不到其他角色,沒戲拍,妻子又全職在家,為了養家糊口,他只能硬着頭皮厚着臉皮到處走穴,這也是一個只有陸樹銘這樣的老藝術家才有的現實悲哀。

同在《三國》劇組演戲,有些角色卻開始聲名鵲起,影視劇拿到手軟,比如飾演諸葛亮的唐國強,飾演呂布的張光北等等。

而劉關張三人的扮演者,生涯都比較慘淡。

其實陸樹銘情況還算好的,飾演張飛的李靖飛就更難了。他接不到戲,後面又得了重病,經濟困難,度日拮据。

雖然演完《三國》,陸樹銘與李靖飛交集不多,但聽聞兄弟有難,陸樹銘依舊熱心幫助,尤其親眼見到“三弟”的窘境后,2019年4月,陸樹銘當即就決定為李靖飛籌款,他豁出老臉拉着張飛扮起了老《三國》的樣子,走穴為他賺醫藥費。

這一切,不也正是陸樹銘一直堅守的,只有關公才有的“義”!

放在今天這個時代,大家捫心自問,你會為一個30年前的同事,慷慨解囊,無償籌款治病嗎?

啃老本是真,“撈金”或許也是真,拍網大《青龍偃月刀》更是事實,但做這一切,陸樹銘都是在道德和法律允許的條件下進行的,無可厚非。

事實上,正因為陸樹銘的走穴和宣傳,一種類似於“紅學”的關公文化正在慢慢興起。

關公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精神,陸樹銘的陸家班,就是以宣傳關公文化,忠義思想為己任的,在這方面,陸樹銘功不可沒。

世間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在網絡時代中,陸樹銘可能為找尋新方向短暫迷失過,但這並不是他人生的全部註解。

身為關公的扮演者,他以關二爺的精神要求自己,並盡自己的能力去做事,去宣傳,成為關公的形象代言人,並幫助關公文化發揚光大,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如今,陸樹銘離世,世間再無關二爺。

以後,每當我們看到老版《三國演義》中他怒目圓睜,舞動青龍偃月刀的場景,那個過五關斬六將的武聖,依舊只有陸樹銘一人。

(電影爛番茄編輯部:淼淼)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