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婷片場崩潰,馮遠征太入戲被質疑,21年過去,這部劇仍是神作

1973年英國議會之上,“家庭暴力”這個詞第一次出現在現代社會之中。

隨着時代大環境的變化,“家暴”也逐漸顯露其猙獰之態。

而在這其中,女性無疑是弱勢一方。

然而,受傳統思想束縛,在2000年前,那些被家暴的女性是不敢站出來為自己發聲的。

並且,當時普遍的認知是這些“家庭暴力”只會發生在偏遠落後的地域、或者知識水平不高的家庭當中。

導演張建棟彼時也是這般想法,但他後來發現原來家暴也存在於很多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分子家庭里。

於是,為了制止家暴,讓社會關注到這個嚴峻的社會現象,他着手拍攝了有着“童年陰影”之稱的經典之作——《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2001年,這部中國第一部展現家庭暴力的驚悚電視劇正式上線。

坦白講,《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的劇情並不複雜,主要圍繞着醫術精湛的專家安嘉和(馮遠征 飾)與美麗善良的梅湘南(梅婷 飾)中學女教師之間的愛情、婚姻展開。

但兩人之間卻有着彼此的秘密,安嘉和因為前妻的背叛而內心敏感、脆弱,進而滋生暴力傾向;梅湘南曾有被侵犯的過往,又在結婚後再度被綁,隔閡自此產生。

作為一部家庭劇,想要出彩,就很考驗演員的功底。

彼時的馮遠征,還只是北京人藝的一名普通話劇演員,導演張建棟心目中“安嘉和”的第一人選也不是他,而是吳若甫。

要知道,此時的吳若甫曾與蔣雯麗一起出演都市情感劇《牽手》,火爆程度可一點都不遜色於前幾年的《我的前半生》。

不僅如此,他還憑藉這部劇一舉拿下飛天獎、金鷹獎的雙視帝,成為當時國內妥妥的頂流、實力演員。

但當導演聯繫到吳若甫的時候,後者直接拒絕了。

原因是,他出演的角色大多數都是正面形象,“安嘉和”這樣的“反派”,他並不想嘗試。

沒能邀請到吳若甫,張建棟導演也沒有沮喪,於是,又先後找到了濮存晰、高曙光等演員。

但一聽要出演一個“家暴男”的角色,這些演員也都望而止步。

其實,也難怪,無論是吳若甫,還是濮存晰等人,他們的熒幕形象都比較正派,出演“家暴男”這樣的角色無論是對他們自己,還是對觀眾都是一個非常大的難題。

就在導演為“男主”的人選頭疼時,身邊的工作人員向他推薦了演員馮遠征

因為後者的演技是真的好。

早在電影《豺狼入室》中,他的“狠辣”就讓還不是老婆的梁丹妮“心驚肉跳”,尤其是被其勒住下巴的那場戲,梁丹妮更是對前者的演技點贊。

而出演安嘉和,不就需要馮遠征這樣“爆髮型”的演員么?

於是,導演張建棟在獲悉馮遠征的情況后,便聯繫到後者,並給他說了劇本。

有意思的是,雖然馮遠征爽快地同意了,但他卻不知道怎麼演。

要知道,馮遠征在生活中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情感經歷也比較單純。

與老婆梁丹妮是因戲結緣,不僅是娛樂圈中少有的姐弟戀,彼時更是剛結婚沒幾年,情感正處於甜蜜期。

對於“打老婆”這樣的話題,他既沒有經歷,也沒有找尋的途徑。

就像他在節目中說的那樣,“你總不能問別人,你打老婆嗎?即便是有,對方也不可能真的告訴你。”

沒有辦法的馮遠征,只能打婦女熱線,向工作人員諮詢有關“家暴”的一些問題與常識。

一開始,工作人員也有點“慌”,以為馮遠征的心理出現了問題,還耐心給他做了心理疏導。

之後,他道明來電的意圖,才在工作人員這裡得到了想要的案例、數據,而這些也奠定了他出演“安嘉和”這一角色的基礎。

正是基於這樣的敬業態度,馮遠征飾演的安嘉和成功登頂“國產陰影角色”天花板。

找男主就這麼費勁了,導演張建棟以為選女主應該沒啥難度吧,沒想到也是曲折重重。

與馮遠征一樣,梅婷也不是女主的第一人選,而是“文藝片女神”徐靜蕾。

可當時的徐靜蕾正一門心思地撲在電影事業上,且“梅湘南”這個角色太不個性了,她一點都不喜歡,於是,徐靜蕾很直接地就拒絕了。

而作為備選的梅婷,很快就被劇組聯繫上了。

當時的梅婷也不是什麼名不經傳的小演員,而是已經憑藉與張國榮搭檔的電影《紅色戀人》拿下開羅國際電影節影后的腕兒了。

所以一開始,梅婷與徐靜蕾的態度一樣,“不想演”。

可導演張建棟有“套路”啊,以“梅湘南”這個角色的蛻變為切入點,讓梅婷終於有了想要嘗試的衝動,這才有了經典的角色——“梅湘南”。

除了男女主演,劇中還集結了眾多老戲骨,比如王勁松飾演的要做家暴紀錄片的記者葉斗,這位可是在電視劇播出次年就升任北電副院長,絕對的演技派。

還有國產刑偵片中的老熟臉石兆琪

就連有着“劇情引子”的高兵,也是由陳楚翰出演。

頂尖的演員配置,再加上社會亟需關注的題材,這樣的搭配,成為“爆款”,毫無意外!

尤其是劇中,安嘉和的狠戾眼神、扭曲心理,隔着屏幕都讓人發怵,而梅湘南各種遭遇家暴的場景,讓觀眾大呼“可怕”。

當然,觀眾們看得怕,演員們出演也並不輕鬆。

為了追求真實效果,導演要求演員都親自上陣,甚至劇中諸多特寫鏡頭,都不能借位。

在拍攝的時候,有這樣一場戲,是安嘉和腳踩梅湘南臉,並進行慘無人道的毆打。

但戲拍到一半時,攝像大哥頂不住了,他建議導演放棄這場拍攝,給出的理由是,其一太過逼真會傷害到演員,也會致使觀眾不適應,其二這種場景或許會招來追責。

不過,導演並沒有採納這樣的建議,反而繼續拍攝,因為這就是他所追求的效果,也唯有這樣,這部劇才具有警醒作用。

可當這場戲拍完之後,馮遠征就發現整個現場的拍攝氛圍都變了,所有人都在下意識地遠離他與導演。

而作為“身受其害”的女主梅婷,內心幾乎處於崩潰的邊緣,雖然她知道是拍戲,但內心的害怕卻是真的,尤其是馮遠征的演技,更是讓她靠着“自我催眠”才完成了拍攝。

所以,這一場戲剛一結束,梅婷就在現場大哭了起來,甚至還摔了拍攝的道具,直言,“太屈辱,太壓抑了”。

她甚至找導演控訴,“我真的接受不了他(安嘉和)的那些話,這要是再原諒,我(梅湘南)就真的是沒腦子。”

不過可惜的是,劇中的梅湘南就是太過軟弱,以家庭、孩子為心理底線,一次次地縱容丈夫的無情毒打。

這也讓梅婷不得不在片場不斷地催眠自己,演繹不同的痛苦表情,用她的話說,“戲是假的,但痛苦卻是真的。”

憑藉著演員們的出色表演,《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在火爆的同時,更是被央視拿來當宣傳“反對家暴”的教材。

與此同時,馮遠征也成了觀眾們一致抵制的對象。

就連馮遠征十幾年的好朋友,都打電話來質問他,是不是真的家暴過老婆。

而在現實生活中,馮遠征受到的“角色影響”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停止過。

他的鄰居在看完電視劇后,覺得馮遠征就是安嘉和這樣的人,半夜起床偷偷跑到樓下將馮遠征的車胎給扎了,就是為了解恨。

而馮遠征的丈母娘也不再放心女婿,隔三差五地就給女兒打電話,詢問兩人的感情。

甚至馮遠征的老婆梁丹妮在生活中也會不時被問及,“你真的沒有被他(馮遠征)打過嗎?”

在梁丹妮的再三確認沒有被打過後,身邊的人才驚嘆馮遠征的演技。

後來,在一次採訪中,馮遠征有點慶幸道,“我要那會網絡發達,我就死了,幸虧當時網絡不發達”

回看《不要和陌生人說話》,雖已經過了21年,但這部劇仍舊對當下的社會有着很多的意義。

家暴,永遠與文化水平無關,且它只有零次與無數次。

它的本質是強烈的控制欲與極端的扭曲心態。

讓人可悲的是,據數據統計,家暴受害人平均在經歷35次家暴后才會選擇向外界求救,而更多的人則是選擇了沉默與忍受。

但正是這樣的態度,才讓施暴者心中的戾氣越發張狂,進而拖着受害者走向了無盡痛苦的深淵。

所以,對於“家暴”,所有人都應該勇敢說“no”。

那些“清官難斷家務事”、“床頭打架床尾和”的說法,很可能是另一種縱容。

即便我們沒有經受過這些,也不要被這些根深蒂固的觀念左右,淪為家暴的美化者,畢竟所有的家暴者都只是盲目的野獸,不值得半分同情。

而這或許也是導演張建棟拍攝這部劇的初衷。

(電影爛番茄編輯部:安安)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